飞机跑道热化了军机民航都没法起飞 专家:未来极端高温或更频繁更强烈

近日,欧洲多国遭遇极端高温和森林野火,英国更是有史以来首次在大部分地区发布了极端高温红色预警。当地时间18日,继部分地区铁轨因热浪出现变形弯曲后,伦敦卢顿机场跑道也在极端高温下受到损坏,部分航班被暂停或临时转移到附近机场。

除了卢顿机场,英国最大空军基地的飞机跑道同样遭受热浪袭击。18日早些时候,英国皇家空军宣布暂停所有往返布莱兹诺顿空军基地的航班。有消息称,极端高温已导致该空军基地的跑道“融化”,受此影响的空军飞机正在使用替代机场。

有研究指出,欧洲“变暖”的速度比全球大部分地区都快,热浪席卷的频率和强度逐年增加,尤其是西欧地区。其中,“罪魁祸首”双急流持续数日在欧洲上空“盘旋”,并且不断地积聚极端热量。

当地时间18日,英国部分地区的最高气温逼近40摄氏度,路面温度甚至更高。除了铁路和公路设施,英国军用和民用航空运输设施也免不了遭受极端高温的“炙烤”。当天下午3点左右,伦敦地区第四大机场卢顿机场宣布暂停所有进出机场的航班。对此,机场方面解释称:“道面温度过高导致一小段(跑道)抬升。”

▲当地时间18日,伦敦卢顿机场跑道道面也在极端高温下受到损坏,部分航班被暂停或临时转移到附近机场。

据报道,卢顿机场仅有一条跑道,此次短暂停运引发的航班变动迫使大量旅客被滞留在机场。在跑道维修期间,约有14架原定在卢顿机场降落的航班被转移至伦敦地区的其他机场,包括易捷航空、瑞安航空等公司的进港航班。此外,原定飞往贝尔法斯特、米兰等城市的部分航班也因此暂停起飞。

在机场暂停运营后,易捷航空向受此影响的进港航班乘客告知,由于极端高温对机场的影响,部分航班不得不改变航线。当天,瑞安航空同样表示已改飞少量进港航班。来自英国南部的艾莉森原定飞往那不勒斯,但被告知航班因“跑道融化”而延误。在与许多乘客一起挤在候机楼时,艾莉森说:“天气本就很炎热,而候机室的人太多,显得更加热。”

▲据称,英国布莱兹诺顿空军基地的跑道被极端高温“热化”,因此暂停所有进出航班的起降

直到下午6点左右,卢顿机场才重新开放跑道并全面恢复运营,而该机场并非英国唯一一个受到高温影响的航空设施。英国皇家空军18日宣布,该国军方航空运输的主要门户——布莱兹诺顿空军基地的跑道被极端高温“热化”,因此暂停所有进出航班的起降。英国皇家空军方面声称,为了保证飞行安全,正在按照此前长期制定的计划使用替代机场。

根据英国皇家空军的飞行数据,在宣布这一决定之前,已有两架原定出发航班因炎热天气被推迟。一架计划飞往塞浦路斯的波音737飞机曾被推迟到本周二(19日),后来又被推迟了一天。另一架原定于17日飞离英国的空客A332飞机此前被推迟了一天,而现在已被“无限期推迟”。有报道指出,这架空客飞机的目的地尚未披露,可能属于一项敏感任务。

据英国气象局警告称,预计19日最高气温将进一步攀升到创纪录的41摄氏度。英国官员们敦促民众只在必要时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并且在18日至19日期间居家办公。除了英国,法国、西班牙、葡萄牙等国正遭遇高温热浪导致的野火。仅在过去的一周内,法国西南部吉伦德地区的大火已导致逾3万人流离失所,西班牙至少有350人死于高温。

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去年发表的一项研究表明,由于气温上升导致的急流波动(Jet stream),欧洲“变暖”的速度比全球大部分地区更快。去年8月,意大利西西里岛测出创纪录的48.8摄氏度(119.8华氏度)。对此,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曾警告称:“由于温室气体浓度已达到创纪录水平,极端天气和气候灾难的频率和强度都在增加。”

科学家们表示,欧洲今年持续的极端高温正符合以上这一趋势,即席卷该地区的热浪频率和强度的增速几乎已经超过地球上任何一个地区,包括常年遭受高温“炙烤”的美国西部。权威期刊《自然·通讯》近期刊登的一篇研究显示,在过去的42年里,欧洲地区的热浪增长速度是北半球其他中纬度地区的3倍至4倍之多,尤其是西欧地区。

这项研究的主要作者、德国波茨坦气候影响研究所研究员埃菲·鲁西指出,尽管夏季热浪不是一个新现象,但关键在于欧洲的极端热浪事件自2018年开始愈发频繁且愈发严重,而且预计今年会更糟糕。鲁西补充说:“我们研究发现,欧洲的这些极端高温天气与双急流及其在欧亚板块上的日益持久性有关。”

上述研究的合著者、哥伦比亚大学地球研究所研究员凯·科恩胡伯解释称,双急流(Double jet streams)由两支气流增强的急流分支组成,一支在欧亚大陆南部,另一支在欧亚大陆北部。热浪往往在高速气流“一分为二”时产生,此时两分支之间存在一个弱风、高压的空气区域,有利于积聚极端热量。在过去两周内,这种双急流持续在欧洲上空“盘旋”。

“这(双急流)可能导致了切断低压的产生,使得欧洲上空的这个弱风区域持续积聚热浪。”鲁西所说的切断低压(Cut-off low pressure)指欧洲地区的高空低压气流遭西风带“切断”,并在该地区上空停滞数日。在此期间,这个低气压区持续、稳定地将北非地区的空气“吸到”欧洲上空。科恩胡伯说:“它正在向北注入热空气。”

研究人员表示,由于自然气候的多变性,还有许多因素共同导致欧洲出现更频繁且更持久的热浪。科恩胡伯指出,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北极变暖的速度比世界其他地区快得多。他补充说:“随着北极变暖速度的加快,北极和赤道之间的温差逐渐减小,从而导致夏季风的减少,这使得天气系统停留更长的时间。”

另有迹象表明,作为世界主要深层环流之一,大西洋经向翻转环流(AMOC)的变化也可能会影响欧洲的气候。鲁西去年通过计算机模拟研究得出,随着全球变暖,这股环流的减弱将引起大气环流的变化,并导致欧洲的夏季更加干燥。如果一波热浪突然将土壤中的水分几乎全都蒸发掉,那么留给下一波热空气的水分将所剩无几,这将导致地表遭受更多的太阳能量“烘烤”,从而进一步积累热量。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